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管理评论

读精彩高端的评论,做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日志

 
 
关于我

传递最前沿高端的管理资讯,汇集知名专家学者的精彩观点。读精彩高端的评论,做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网易考拉推荐

德鲁克:如何让工作也成为财产权  

2013-11-29 09:48:13|  分类: 管理大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自诩为社会生态学家的德鲁克总是那样具有前瞻性和敏锐性。当我们还在为有形的物体,如土地、房子、养老……争取权利的时候,德鲁克已经在1980年代就撰文发出了呼吁:让工作成为财产权。在今天急速发展变化中的中国看来,工作成为财产权似乎是解决养老、就业等关系稳定的首要事情。只有当工作稳定,才会老有所养,也才会踏实安心。但是,最近我们关注的三中全会四十三条“健全促进就业创业体制机制”内容,也只是在试图应急解决当前遇到的问题,还不足够深谋远虑到“工作也是财产权”的程度。但是,如果说中国目前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正好是如美国30年前的话,那我们为何不高瞻远瞩一些呢?政策制定的决策者们,你们想到了吗?要知道德鲁克其实是了不起的预言家。他曾在《管理新现实》这本书里预言了苏联的解体,当时基辛格博士就写到,“德鲁克一定是疯了”,然而,两年之后的1991年,苏联真的解体了。为什么他能这么预言?因为他对社会有深刻的认识。我们难道不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德鲁克所说的工作成为财产权的意义吗?作为出版商,我们强烈建议那些政策制定者们能够集体学习德鲁克的这几本著作,以借鉴西方、弥补不足、有效预防,以免亡羊补牢、拆东墙补西墙……等等。本文收录在德鲁克著的《变动世界的经营者》(东方出版社)一书里。

 

在每一个发达国家,工作正在日益成为一种财产。虽然各国的机制因为文化的不同而不同,但是结果却没什么两样。

日本的政府和大型企业实行终身雇佣制,这些员工以男性为主。这就意味着只要企业不破产,就必须为了雇员的利益而运营,雇员的工作权利甚至高于企业的外部投资者和所有权人的利益。

在欧洲,企业越来越无法解雇员工,如果要解雇他们就要支付裁员赔偿金。在比利时和西班牙等国家,这种赔偿金的标准非常高,几乎相当于一个有多年工龄的工人退休之前的全部工资收入。欧洲共同体高等法院曾经裁定,即使在雇主破产后,裁员赔偿金仍需支付,可以溯及雇主公司所有者的其他财产。这一裁定对所有成员国均有效力。

在美国,最近的立法实践赋予雇员的养老金权利大量保护条件,这些保护条件传统上都是针对财产权的。事实上,在公司破产或清算的情况下,雇员养老金的权利优先于其他任何权利主张(除了政府税收),最高可达到公司净资产的30%

在美国,各种关于公平就业的规章制度,无论其宗旨是维护少数种族、妇女、残疾人还是老年人的权益,都把晋升、培训、工作保障以及就业渠道视为一种权利来对待。除非有“特定原因”,否则解雇任何一个员工都将变得越来越困难。要求雇主为被解雇员工寻找等价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国会已经收到相关议案。

由此可见,工作已经不再是契约权利,而是正在成为一种财产。

历史上,人们对财产的定义有三种形式:一是“不动产”,比如土地;二是“私有”财产,如金钱、工具、家具以及个人物品等;三是“无形”资产,比如专利权和版权。如果说出现了第四种财产——“工作财产权”,应该不算很牵强,它非常类似于古代的土地所有权。

当前的工作财产权,例如养老金权利或终身雇佣权,是不能买卖、不能抵押或遗赠,也不能从它们的“合法所有人”那里剥夺的。这恰恰与中世纪的欧洲及近代日本法律对待土地的方式一致。

我认为,这种相似绝非巧合。工作财产权的出现并不是由于工会的压力或政府法令的强制;也与日本的终身雇佣制度没有太多联系。相反,马克思主义者所谓的“历史客观力量”已经清楚地表明:早期的土地和现在的工作都称得上“不动产”。

直到20世纪,甚至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对于发达国家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土地一直是真正的“生产资料”。正是土地所有权为经济效率铺平了道路,也正因为有了它,才有了社会地位和政治权力。因此法律明确地将其界定为“不动产”。

相比之下,在现代发达社会,劳动力队伍中的绝大部分人是组织的雇员——在美国,这个数字是93%。因此,工作就是“生产资料”。虽然工作不是一种“财富”,也不是法律意义的“私有财产”,但是,从生产资料这个角度来看,它是一种“权利”,符合传统上对不动产的定义。如今,工作对于雇员来说至关重要,是他们获得社会地位、个人机遇、成就和权力的途径。

对于最发达国家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工作也是一种获得私人财产的途径。养老金要求权是年过50的雇员最重要的资产,比他所拥有的其他全部资产——住房、储蓄、汽车等——更有价值。而养老金要求权即使不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工作的直接产物。

工作演变成一种财产,这可以被视为一个真正的机遇。这或许是马克思在125年前提出的生产者与生产资料分离问题的正确答案,尽管可能不是唯一的答案。

但是,这种发展也带来了墨守成规和僵化等危险,就像土地所有制的悠久历史所充分证明的那样。例如在比利时,裁员补贴制度可能阻止了雇主裁员,但另一方面也阻止了他们雇用所需要的工人,由此造成的失业比所避免的要多得多。同样,终身雇佣制可能是日本从劳动密集产业向知识密集产业转型的最大障碍。

现代经济应该如何对待工作财产权的出现,同时保持迅速适应变革所必需的灵活性和社会流动性呢?各种用人单位至少应该意识到工作具有某些财产权的特征,不经过合法程序,是不能取消或剥夺的。雇用、解雇、晋升和降级都必须服从已建立的、客观的、公共的准则。另外还应该有一种审查,对于各种侵犯与工作相关权利的行为,雇员有权向更高级别的部门申诉。

美国在取消固定年龄退休的规定后,将这种标准和审查——有点自相矛盾——强加于雇主。因此为了能够解雇那些年老体弱的员工,各个公司不得不为所有年龄段的雇员开发出一种客观通用的绩效标准,以及一套系统的人事管理程序。

当工作演变成一种财产权,也就意味着“无补偿即无征收”。雇主有责任预测裁员,对即将被解雇的雇员进行再培训,并为他们寻找和安排新的工作。因此,最重要的是冗员规划而不是失业赔偿金。

在日益兴起的“雇员社会”里,雇员正在开始通过他们的养老金基金拥有——并且不可避免地要控制——大型企业。工作正在成为各种权利的集合,或者一种财产权。这种发展当然不同于人们谈论“资本主义”时所指的意思,无论是褒义的还是贬义的。但是,它与有限政府、个人自由以及通过自由市场合理分配资源具有一致性。因此,这或许是替代极权主义者所极力倡导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最佳方式,极权主义总是把政府变成一个绝对专制的机构,极力压制自由和理性。(1980年)

本文摘自德鲁克著《变动世界的经营者》(东方出版社)

政策制定者必读的6本德鲁克专著

《养老金革

《已经发生未来》

《德鲁克看国与日本》

《管新现实》

《后资本义社会》

《变动世界经营者》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